家书祭清明,缅怀先烈

光明网

古今同此时

家国共清明

从血与火的年代走来

一封红色家书就是

一段历史,一座丰碑,一种精神

……

今天,一来起聆听

一封封红色家书

重温初心

缅怀革命先烈

传承使命!

点击海报 聆听烈士家书 ▼

父亲大人:

不写信又三个月了,知双亲一定挂念,但儿又何尝不惦念双亲呢。儿一向很好,想双亲及祖母……均安康如常?

儿生性与人不同,最憎恶的是名与利,故有负双亲之期望,但所志既如此,亦无可如何。再婚姻事已早将不能回去完婚之意直达王家,儿主张既定,决不更改,故同意与否,儿概不问,各行其是可也。三爷与印寿回南,儿本当同行,奈职务缠身,无法摆脱,故只好硬着心肠不回去。印寿如到荔,问他就知道儿一切情形了。儿明天回青岛,仍就原事。余后续禀,肃此敬请

福安 并叩

祖母 万福顺祝

阖家清吉

男 恩明谨禀

五月八日

回家事虽没定,但亦不可告人。

宁儿:

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,实在是遗憾的事情。

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,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。

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。希望你,宁儿啊!赶快成人,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!我最亲爱的孩子啊!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,就用实际行动来教育你。

在你长大成人之后,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!

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

你的母亲赵一曼于车中

宁儿:

母亲到东北来找职业,今天这样不幸的最后,谁又能知道呢?

母亲的死不足惜,可怜的是我的孩子,没有能给我担任教育的人。母亲死后,我的孩子要代替母亲继续斗争,自己壮大成长,来安慰九泉之下的母亲!你的父亲到东北来死在东北,母亲也步着他的后尘。我的孩子,亲爱的可怜的我的孩子啊!

母亲也没有可说的话了,我的孩子要好好学习,就是母亲最后的一线希望。

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

在临死前的你的母亲

你用慈母的心抚育了我的童年,你用优秀古典诗词开拓了我的心田。

爷爷骂我、关我,反动派又将我百般熬煎。亲爱的妈妈,你和他们从来是格格不入的。你只教儿为民除害、为国锄奸。在我和弟弟妹妹投身革命的关键时刻,你给了我们精神上的关心、物质上的支持。

亲爱的妈妈,别难过,别呜咽,别让子规啼血蒙了眼,别用泪水送儿别人间。儿女不见妈妈两鬓白,但相信你会看到我们举过的红旗飘扬在祖国的蓝天!

凤笙大嫂并转五六诸兄嫂:

本月初在唐村写寄给你们的信、绝命词及给虎、豹、熊诸幼儿的遗嘱,由大庾县邮局寄出,不知已否收到?

弟不意现在尚留人间,被押在大庾粤军第一军军部,以后结果怎样,尚不可知,弟准备牺牲,生是为中国,死是为中国,一切听之而已。

现有两事须要告诉你们,请注意!

一、你们接我前信后必然要悲恸异常,必然要想方法来营救我。这对于我都不需要。你们千万不要去找于先生及邓宝珊兄来营救我。于、邓虽然同我个人的感情好,我在国外,叔振在沪时还承他们殷殷照顾,并关注我不要在革命中犯危险,但我为中国民族争生存、争解放,与他们走的道路不同。在沪晤面时邓对我表同情,于说我所做的事情太早。我为救中国而犯危险,遭损害,不需要找他们来营救我,帮助我使他们为难。我自己甘心忍受,尤其要把这件小事秘密起来,不要在北方张扬……这对于我丝毫没有好处,而只是对我增加无限的侮辱,丧失革命者的人格,至要至嘱(知道的人多了就非常不好)。

二、熊儿生后一月即寄养福建新泉芷溪黄荫胡家,豹儿今年寄养在往来瑞金、会昌、雩都、赣州这一条河的一只商船上,有一吉安人罗高,二十余岁,裁缝出身,携带豹儿。船老板是瑞金武阳围的人叫赖宏达,有五十多岁,撑了几十年的船,人很老实,赣州的商人多半认识他,他的老板娘叫郭贱姑,他的儿子叫赖连章(记不清楚了),媳妇叫做梁照娣,他们一家人都很爱豹儿,故我寄交他们抚育,因我无钱只给了几个月的生活费,你们今年以内派人去找着还不至于饿死。

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,三个幼儿的养育都要累着诸兄嫂,我四川的家听说久已破产又被抄没过,人口死亡殆尽,我已八年不通信了。为着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,诸兄嫂明达当能了解,不致说弟这一生穷苦,是没有用处。

诸儿受高小教育至十八岁后即入工厂做工,非到有自给的能力不要结婚,到三十岁结婚亦不为迟,以免早生子女自累累人。

叔振仍在闽,已两月余不通信了,祝诸兄嫂近好!

弟 伯坚

三月十六于江西大庾

志兰:

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。

乔迁同志那批过路的人,在几天前已安全通过敌之封锁线了,很快可以到达延安,想不久你可看到我的信。

希特勒“春季攻势”作战已爆发,这将影响日寇行动及我国国内局势,国内局势将如何变迁不久或可明朗化了。

我担心着你及北北,你入学后望能好好地恢复身体,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,小孩子极需人照顾的。

此间一切如常,惟生活则较前艰难多了,部队如不生产则简直不能维持。我也种了四五十棵洋姜,还有二十棵西红柿,长得还不坏。今年没有种花,也很少打球。每日除照常工作外,休息时玩玩扑克与斗牛。志林很爱玩牌,晚饭后经常找我去打扑克,他的身体很好,工作也不坏。

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,懂得很多事了,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?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?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。在闲游与独坐中,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、谈着,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,一时在地下、一时爬在妈妈怀里,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,真是快乐。可惜三个人分在三处,假如在一块的话,真痛快极了。

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,但是时局有变,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,不必顾及我。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,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。

志兰!亲爱的:别时容易见时难,分离二十一个月了,何日相聚?

念、念、念、念!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,力求进步吧!以进步来安慰自己,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。

不多谈了,祝你好!

叔仁

五月二十二日晚

有便多写信给我。

敌人又自本区开始扫荡,明日准备搬家了。拟托孙仪之同志带之信未交出,一同付你。

吾弟手足:

我承党的殷勤培养,常哥多年的教育以至今日。我决心向培养者教育者贡献全部力量,虽赴汤蹈火而不辞,刀锯鼎镬而不惧。前途怎样,不能预知,总之死不足惜也。

家中之事我不能兼顾,堂上双亲希吾弟好好孝养,以一身而兼二子之职,使父母安心以增加寿考,则兄感谢多矣。当此虎豹当途、荆棘遍地,吾弟当随时注意善加防患,苟一不慎,即遭灾难。切切,切切。言尽于此,余容后及。

兄 绣

一九二八年九月七日于泥沙

附诗二首:

云遮雾绕路漫漫,一别庭帏欲见难。

吾将吾身交吾党,难能菽水再承欢。

忠孝本来事两行,孝亲事望弟承担。

眼前大敌狰狞甚,誓为人民灭虎狼。

父母大人:

凤翠母女此次来汉,未能见上一面,心中定会十分难受。她娘家父母双亡,我又在千里之外,望大人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对待,见她如见儿一样。

儿何尝不思念着骨肉的团聚,儿何尝不眷恋着家庭的亲密,但烈士殷红的血迹燃起了儿的满腔怒火,乱葬岗上孤儿寡母的哭声斩断了儿的万缕归思。

为了让千千万万的母亲和孩子能过上好日子,为了让白发苍苍的老人皆可享乐天年,儿已以身许国,革命不成功立誓不回家。

王尔琢

1927年5月

启明:我的小宝贝

启明是我们在牢中生了你的时候为你起的名字,这个名字是很有意义的。因为有了你四个月的时候,你的母亲便被湖南清乡督办署捕到陆军监狱署来了。当时你的母亲本来是立时处死的罪,可是因为有了你的关系,被督办署检查了四五次。方检查出来,是有了你!所以为你起了个名字叫启明。

小宝宝!你是民国十八年正月初二日生的,但你的母亲在你才有一月又十几天的时候,便与你永别了。小宝宝!你是个不幸者,生来不知生父是什么样,更不知生母是如何人?小宝宝!你的母亲不能抚养你了,不能不把你交与你的祖父母来养你。你不必恨我,而要恨当时的环境!

小宝宝!我很明白的告诉你,你的父母是共产党员,且到俄国读过书。你的父亲是死于民国十七年阳历十月十四日。你的母亲是死于民国十八年阳历三月二十六日。小宝贝!你的父母,你是再不能看到,而且也没有像片给你,你的母亲所给你的纪念只有像片和衣物及一金戒指,你可作一生的惟一的纪念品!

小宝宝!我不能抚育你长大,希望你长大时好好的读书。且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样死的。我的启明。我的宝宝!当我死的时候你还在牢中。你是不幸者,更是无父母的可怜者。小明明!有你父亲在牢中给我的信及作品,你要好好的保存。

小宝宝!你的母亲不能多说了,血泪而书成。你的外祖母家在北方,河北省阜平县。你的母亲姓赵,你可记着。你的母亲是二十三岁死的。小宝宝!望你好好长大成人,且好好读书。才不负你父母的期望。可怜的小宝贝,我的小宝宝!

你的母亲

于长沙陆军监狱署泪涕

1929年3月24日

往期精选

我最亲爱的孩子啊!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,就用实行来教育你

这份手稿,记录党的一次生死转折

一把焦裕禄用过的破洞藤椅

来源:共产党员微信-灯塔党建在线

幼儿教育网中的页面内容,均来自互联网爱好者摘自网络上传本站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,网站幼儿教育知识分享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网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。